蓝铃花爱上向日葵XD

主aph,bsd,ll厨☆
主食露米,朝耀,新旧双黑☆
蜜汁洁癖☆
人傻求勾搭☆
跪着求太太更文☆
全职半入【???☆喻黄、韩叶☆
一个想写段子的米厨√
透明的智障阿弦x

【APH/露米】七夕快乐★

   *假装是七夕贺文
       *有错别字……(我怎么知道我找不到(绝望.jpg
   *ooc ooc ooc
       *小学生文笔求解救,最后,七夕快乐★




  
   w学院 230宿舍
  
  夕阳的余晖透过淡蓝的玻璃窗,在地板上留下一片斜斜的光影。
   宿舍里仅有的两人坐在小桌子前,非常诡异的一言不发。
  
  
  谜一样的沉默后伊万扯了扯围巾,移开对着面前的奶油蛋糕发呆的视线,直视前面那个埋头吃东西的金发少年,有点无奈地说道:“诶,阿尔弗,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在今天请我吃蛋糕吗?”
  
   说着他还拿起叉子轻轻挑了挑洁白的奶油。
  
  “唔?”阿尔弗雷德错愕地抬起头,一小撮呆毛晃了晃,蔚蓝色的眼眸迷茫地盯着他,嘴里还不停嚼着东西,他有些含糊不清地说“哈?纯,咳蠢%&&熊,你&%说&%‖^什%&么?唔,没戴#↖↓↑眼◥‖&%镜,咳咳!@%#听不%*#清,咳咳……”
  
  伊万听着阿尔的回答,放下叉子,带上标志性的笑容“这不是你让我陪你找眼镜的理由哦,小英雄。”
  
  阿尔见他不中招,撇撇了撇嘴,打算不理会这只讨人厌的北极熊,把剩下的蛋糕吃完。不过这些在伊万眼中就是,死对头像只花栗鼠一样吃着东西低着脑袋金色的头发毛绒绒的,嘴边和脸颊还沾着奶油。
  
  沾着奶油哦……
  
  我们的好孩子,伊万小朋友出于好心,指了指自己的脸颊,提醒“这位小朋友,沾到奶油了哦。你还是个需要别人给你擦嘴的小孩子吗?”
  
  “呸,闭上你的嘴吧!”阿尔不满地抬头瞪了他一眼,然后看着他的手指的地方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。
  什么都没有啊!阿尔有些恼火。
  
  “喂,万尼亚!哪里……”阿尔刚打算开始怼伊万无良地欺骗他的感情,就被伊万倾身过来并且挑起他的下巴的举动吓到了。蔚蓝色的眼睛满是无辜的看着他。伊万看着一脸懵逼的阿尔弗雷德,笑了笑低头在他的另一边脸颊把沾在脸上的奶油用舌头轻轻卷起。甚至贴心地抹掉了阿尔嘴角边的奶油。
  
  然后,伊万笑着推了一下阿尔,乖乖坐回位子。
  
  “现在没了哦。没想到世界的英雄左右不分啊。”
  
  阿尔听着伊万挑衅一般的调笑奇迹般没有掀起桌子砸过去,只是把头埋得更低,抱怨一样地说道“fuck!!!是你自己指错地方了好吧?而且Hero可以自己解决的!”
  
  伊万好心情地盯着被阿尔弗雷德的碎发微微掩盖的耳朵慢慢变红。他勾着唇角,并不打算接话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“emmmmmmmm,蠢熊……七夕快乐……”
  
  “嗯,七夕快乐哦。”
  
  
  
  
  “所以,阿尔弗你为什么今天请我吃蛋糕?”
  “诶?????是老王说七夕要吃蛋糕的啊!”
  “万尼亚想你还是趁早把欠他的钱还了吧。”否则,你都不知道要被骗多少次。
  “……”
  
 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夕快乐!!!!!
把好久以前的梗搞完,夜——
希望有人喜欢吧,夜——

【冷战组/露米】魔王的葬礼

※emmmmmm第一次发文(:з」∠)_,我也很绝望,ooc有,苏解梗,难吃的腿肉。
※是个段子……吧,有错别字(……(:з」∠)_
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日这天要写这玩意(吞枪)
※春待超——可爱!!!就是虐死(……




      阿尔弗雷德面无表情地站在棺材旁,将手中的向日葵小心翼翼地放在伊万的手心里。接着他俯身在他冰凉的唇角落下一个吻,低声说道:

    “嘿!一直躺在棺材里可是没有办法阻止Hero的!你要装睡到什么时候,蠢熊?”

      年轻、干净又充满活力的声音,拥有这样声线的人总是会让人无端地想要亲近他,可是棺材中躺着的青年却无动于衷。感觉睡着了一般。
      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在意自己的话石沉大海,他像是魔怔了一样,不顾在场他人惊恐的目光,抚摸着东欧大魔王冰冷的面颊。
        往日令人沉醉的蔚蓝色眼眸,此刻如同隐去星月的夜空一样,黯淡无光。他勾起诡异又甜美的笑容,挑衅地说道:

      “喂,万尼亚,你在听对吧?Hero我现在要成为世界的霸主了哦,马上就要将‘肮脏’的资本主义流进你创建的红色帝国里了,我会让他一点点崩塌,一点点从历史中抹去,一点点……亲手肢解你!将你送进坟墓!看啊,我如约将加州的向日葵带来了……你不起来……看一眼吗?”

       看看这个即将利益至上的世界。

     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从最开始如同情人间对话一般任性、嚣张的口吻,到现在像是最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的孩童。

      是啊,被死神抢走玩具的孩子,恐惧又疯狂。

      但是,就算如此,谁会任性到和死神抢东西呢?可能,只有美国了吧……不,应该说是阿尔弗雷德。

       阿尔克制不住似的,伸手揪着伊万的围巾,平日里提枪杀人都不带抖一下的手,现在肉眼可见地颤抖着……好听、干净的声音也一样颤抖着,他大声地咆哮着:

    “Fuck you!你他妈快点起来啊!!阻止我啊!!死俄国佬!Fucking!你不是说好会阻止Hero的吗?!你不是要让全世界都变成该死的苏维埃吗?!你不是说要在纽约种满向日葵,让那面难看的红色的旗帜飘扬在白宫上方吗?!那就快点起来啊,混蛋!拿你的核弹来轰炸我啊,你不是核大国吗?!你不是天空之战的胜利者吗?!那就来啊,Hero 陪你玩命!!短短半个世纪不到你就累了吗?!你……”

    再不回来英雄的灵魂就要陪你一起入土了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已经够了,琼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王耀忍不住抓住阿尔弗雷德越来越放肆的手,无奈地叹道:“你现在这样子有什么资格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听到这句话阿尔先是愣了愣,然后凝固在脸上的怒气转眼间,化为自嘲难看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哈,是啊,hero我有什么资格这样?他的对手,死敌,还是情人?
       他挥开王耀拉着他的手,一言不发地离开即将盖棺的棺材,像是失了魂魄一般踉跄着,有些狼狈地走出墓园。

       他站在门口,回头时刚好听见葬礼的丧钟,响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愣在原地,然后,近乎癫狂地笑了出来,是在嘲笑他吧——苏/维/埃。那个拿生命和他对赌的人……

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因为笑得太猛还是其他,美/国竟然哭了……阳光开朗的美国似乎永远和哭、悲伤这类词扯不上边,但是,他哭了。为往日的宿敌?可能吧。

       或许,只是因为,hero为魔王的葬礼献上了自己的灵魂……

      这应该是最贵重的陪葬品了吧?
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※我也想要这样的陪葬品(bu
※祝我生日快乐呀,夜——